毕修家族于 1350 年在勃艮第定居,并于190 年前的 1831 年创立了他们的葡萄酒业务,也是让博夏品牌的拥有者。1926 年,毕修家族与位于波尔多的Jean Bouchard 开始合作。1955 年,毕修家族收购Jean Bouchard。为了向Jean Bouchard先生致敬,该品牌于2000 年初焕然一新,主要面向零售渠道。毕修家族非常重视可持续发展并将该理念贯彻至整葡萄的种植过程中。虽然Jean Bouchard 的葡萄酒来自不同地区的种植者,但它与Albert Bichot 拥有同样的酿酒团队和设备。

爱德华多在1992 年创造了查威克红葡萄酒, 以纪念他的父亲阿方索· 查威克· 伊拉苏先生,首个年份为1999。葡萄园坐落在麦坡谷上普恩特产区,海拔600 米左右,由阿方索生前使用过的马球场改造而成。上普恩特产区现如今已是世界公认的适合种植赤霞珠的精品产区,众多智利知名酒庄都在此拥有葡萄园。
赤霞珠和小维度经过手工采摘和两次分拣后,进入不锈钢桶中进行小批量的酒精发酵,之后转移到法国橡木桶(80% 新桶)和奥地利产的Stockinger 巨型橡木桶中进行苹果乳酸发酵,并继续陈年22 个月。
这款酒在2004 年的柏林盲品会* 一举击败波尔多一级庄,这对一个新兴的葡萄酒产区而言可谓开天辟地,意义非凡。

*1- 查威克2000;2- 赛妮亚2001;3- 拉菲2000
柏林盲评会详情参见:https://theberlintasting.com/from-berlin/

爱德华多· 查威克先生长期以来怀揣着一个梦想:使智利作为有能力生产精品葡萄酒的国家登上世界的舞台,比肩传统的精品葡萄酒的生产国们。在这个梦想的指引下,赛妮亚,作为罗伯特· 蒙大维先生和爱德华多· 查威克先生的合资项目,在1995 年横空出世了。该项目自2005 年起变更为查威克家族独资拥有。

他们为了该项目花了4 年的时间才找到合适的葡萄园,位于阿空加瓜谷山坡上,占地42 公顷,并于1998 年种下了源自波尔多的红葡萄品种。葡萄园使用生物动力法耕种,使绵羊放牧其中,并以此为葡萄园提供天然的肥料。

爱德华多似乎在2004 年的柏林盲品会得偿所愿,带着赛妮亚和查威克两款酒,参加和波尔多一众头牌酒如拉菲,玛歌,拉图等的对决,评委会由36 位来自欧洲的葡萄酒专家组成,以盲品的方式进行。最终的结果是,查威克2000 和赛妮亚2001 均入选三款获胜酒*,这在当时震惊了大多数的葡萄酒专家们。

*1- 查威克2000;2- 赛妮亚2001;3- 拉菲2000
柏林盲评会详情参见:https://theberlintasting.com/from-berlin/

伊拉苏酒庄由具有远见卓识的马克西米诺· 伊拉苏先生创建于1870 年,酒庄的葡萄园坐落在阿空加瓜谷,距离首都圣地亚哥90 公里左右。狭长的阿空加瓜谷受地中海气候影响,冬季雨水丰沛,靠近海岸和水源。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得这里特别适合种植一系列需要在冷凉气候环境里生长的红白葡萄品种。

顽足的故事起始于1965 年的美国加州,迈克尔• 胡里汉和邦妮• 哈维夫妇从车库中白手起家创建了品牌,Barefoot 这个颠覆传统的名字,诉说的正是赤足踏葡萄的自由和奔放!五十多年来,顽足系列葡萄酒凭借它丰富多彩的产品系列、果香充沛的柔顺口感,包容创新的品牌精神,将顽足小脚丫的足迹踏上全球六大洲,成为了全球畅销,市场备受瞩目的知名葡萄酒品牌。

毕修家族于 1350 年在勃艮第定居,并于190 年前的 1831 年创立了他们的葡萄酒业务。迄今为止,历史悠久的阿尔伯特· 毕修酒庄已传承至家族第6 代,总部位于博恩。他们在勃艮第拥有 6 个庄园,总占地 100 公顷。酒标上出现庄园名字时表示葡萄酒由 100% 庄园种植的葡萄酿造而成,如果只出现 Albert Bichot 则表示葡萄购买自与其长期合作的酒农。此外,毕修家族非常重视可持续性,葡萄栽培中不使用合成化学品,意在减少干预,让葡萄酒更好地反应风土特色。

莎卡尼尼家族于1978 年建立莎卡尼尼酒庄,酒庄位于Montepulciano d'Abruzzo 中心的博洛尼亚诺镇。如今,Marcello Zaccagnini 继承了父亲Ciccio 制定的传统。酒庄与艺术有着密切的联系,在酒庄周围都悬挂了许多艺术作品。莎卡尼尼酒庄拥有150 公顷葡萄园,全部采用可持续方式耕种。每瓶酒上都会系着一根葡萄枝条,标志着对土地和葡萄园的尊重和热爱。

佩佩伯父(Tío Pepe)是菲诺雪利酒的品牌名,而冈萨比亚斯(González Byass)则是其隶属的集团名,同时也是一系列风格更多样的雪利酒的品牌名。

以下的酒款介绍将按照风格由清爽的干型,到浓郁的干型再到浓郁的甜型的顺序进行。 Viña AB Amontillado 起初作为Tío Pepe Fino 在酒花酵母下进行生物陈酿,失去酒花后进行氧化陈酿,从而带来琥珀色,且带有更浓郁的榛子和咸味。Alfonso Oloroso 的加强酒精度数从 18% 开始,没有酒花,因此整个熟化过程都经过氧化陈酿。陈酿至少 8 年,呈现深琥珀色,带有核桃、松露和皮革的香气。 Leonor Palo Cortado 的陈酿时间为 12 年,酒精度为 18%,呈浅红褐色,带有烤榛子和苦橙的香气。

干型雪利酒可以与 Pedro Ximénez (PX) 雪利酒调配得到甜型雪利酒。 Cristina Medium 由Oloroso 与甜型Pedro Ximénez 雪利酒混酿而成,残糖约为40 克/ 升**。 Oloroso 和 Pedro Ximénez 雪利酒分别在索雷拉陈酿系统中陈酿四年,然后再混合陈酿三年后最终发布。中等甜度,收尾有葡萄干、无花果干和香草的味道,是搭配奶酪、肉酱和腌肉的理想开胃酒。 Solera 1847 是一款加甜雪利酒,残糖约为 128 克/ 升**。它由 Oloroso 和甜型Pedro Ximénez 雪利酒混合而成,分别陈酿四年后再一起陈酿四年,从而带来丰富的坚果味和甜度的美妙平衡。闻起来有葡萄干、香草、橡木和少许杏仁的香气。在口感上,余味带有焦糖干枣和烤坚果味。Nectar 是一款甜度较高的雪利酒,以Pedro Ximénez 葡萄酿制而成,残糖含量约为370 克/ 升**。它平均陈酿 8 年,呈乌黑色,带有浓郁的葡萄干、枣、糖浆和糖蜜的香气。

VORS 是一个非常罕见的雪利酒系列,每一款酒的前期酿造方式和更年轻的雪利并无二致,主要区别在于VORS 级别的雪利酒在索雷拉系统里获得了平均长达30 年的陈年时间,这赋予了酒更浓郁集中和格外复杂的特性。

Tío 在西班牙语中意为叔叔,该品牌以创始人 Manuel María González Ángel 心爱的 Pepe 叔叔命名。Manuel 于 1835 年在西班牙赫雷斯开始创业时年仅 23 岁。如今,Tío Pepe 是全球具知名度的雪利酒品牌,仍然由Manuel 的第五代继承人运营。 Byass 公司名为 González Byass,是他们与英国销售代理和葡萄酒商人 Robert Blake Byass 于 1844 年开始合作的结晶。

一段值得倾听的故事奇闻异事往往令人们充满兴趣,而拥有这样故事背景的葡萄酒却少之又少。但每一款 来自奥希耶庄园的葡萄酒背后,都是一段由周围环境、长远决策、和谐自然、酿造技 术以及人们的殷切期盼和不懈坚持所共同描绘出的卓越佳酿。1999 年,当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员到访奥希耶庄园时,园内建筑已然摇摇欲坠,而长期 荒废的土地也杂草丛生。但即便如此,这片土地仍然呈现出一种未被驯服的野性美, 展现出其悠久的历史和灵魂,并且拥有适宜葡萄生长的沃土。奥希耶庄园坐落于法国南部地中海沿岸的一处谷地,周围群山绵延。崔嵬峭壁下是皇家鹰 的栖居之所,低矮的橡树、松树与刺柏遍生其间,在风中经受洗礼;而野生迷迭香、百里 香和薰衣草则在骄阳下含芳吐蕊。在过去的2000 年岁月中,位于庄园中央的173 公顷土地 多数时间都用于栽培葡萄。这里拥有独特的小气候条件,并且这片土地为重建大型酒庄,也为“拉菲精神”能够落地生根于此提供了契机 。

Designed and Developed by Metric Design Studio
crosschevron-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