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陇加西亚酒庄(Moron Garcia)是由两位自儿时起就彼此相伴的朋友Mathieu Moron与Pierre-Olivier Garcia于2016年共同成立的。酒庄的酒款风格纯净,清晰地展现了不同风土地块的差异,具有强大的能量与生命力,可谓勃艮第产区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勃艮第年轻一代酿酒人会秉持怎样的酿酒理念,为这个古老的产区注入什么样的新鲜活力呢?2021年2月初,美夏团队怀着这样的好奇心采访了酒庄创始人之一Pierre-Olivier Garcia先生,带我们走进墨陇加西亚酒庄精品酒款诞生的故事。

▲墨陇加西亚酒庄创始人Pierre-Olivier Garcia

Q1

可以给我们讲讲酒庄成立的故事吗?

我与Mathieu从小一起长大,有着相似的酿酒理念。酒庄的成立是由于2016年,我的父亲Jean-Pierre Garcia,送给了我一块位于Nuits-Saint-Georges村的葡萄园,面积0.4公顷,他是勃艮第大学的一位地质学家,我们非常幸运地有一些来自家族的继承。我们在Nuits-Saint-Georges村的中心位置购买了一座房屋,把它改建用于酿酒与窖藏,从一楼发酵车间的台阶走到地下室,可以看到我们有两个小的木桶陈酿的房间,非常可爱。改造和翻修这座房屋的确需要花费我们很长的工作时间,也需要很多热情来完成。

Q2

拿到土地之后,你们是如何管理葡萄园的呢?

我们对于葡萄园中的生物的多样化十分重视。由于勃艮第的葡萄园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在经历长时间的种植之后,土壤可能会失去很多营养物质如有机质,从而导致葡萄品质的下降。因此,每个人在拿到一块新的土地之后都可能会用不一样的方式去对待它。我们在刚刚接手这块葡萄园时,第一个目标就是希望土地能尽可能地恢复到一个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状态。
具体来说,我们大力改变了原本葡萄园中单一作物的状况,重新犁田翻土,种植薰衣草等草本植物与树木,吸引蝴蝶与蜜蜂等昆虫,试图在短期之内重建葡萄园的生态多样性。

Q3

所有墨陇加西亚的酒款均是使用有机和生物动力法的理念来生产的吗?

 

葡萄园的健康意味着生态系统的平衡,我们会觉得自己的种植方法超过了生物动力学的标准,尝试在葡萄园中尽可能地使用更贴近自然的方法来操作。我们将鸡散养在葡萄园,也会雇马劳作,因为这样对待土地的方法更加柔和。
并且,要知道我们葡萄园的种植密度有10,000株/公顷,葡萄树之间的距离很近,是非常紧的一个种植密度。所以不采用机械,而坚持使用手工操作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工作。

▲墨陇加西亚的葡萄园使用马来犁地

Q4

酒庄每年的产量大概有多少瓶呢?

我们从2016年开始酿造,当年仅产酒2,500瓶;2018年,我们出产了9,000瓶;2019年,达到了10,000瓶;2020年产量持续增加,共有12,000瓶。目前,我们已经出口到了22个不同的国家,所以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配额都十分有限。非常开心的是2021年我们将有三个新的葡萄园,应该可以达到15,000瓶的产量。即使再扩大葡萄园或采买葡萄,我们的小酒窖也只能承担最多20,000瓶的产量。

Q5

前面您说到你们二人秉持着相似的酿酒理念,可以具体讲讲吗?

 

我们会严格把控酿造的每一环节以便尽可能地体现葡萄园风土,例如:采用本地酵母发酵,发酵前不额外添加硫,装瓶前不澄清或过滤等等。对于橡木桶的使用来说,我们会尽可能地使用旧橡木桶,避免新橡木桶的风味掩盖葡萄本身清晰的风味特色与鲜活的生命力。另外,我们创新性地采用了一种叫做“Baie par Baie”的方法,即“逐粒修梗”。这种方法需要将单个果粒从果茎的顶部剪下。保留了果茎的芳香,为酒增添了复杂度和香料味,大幅度地提升了酒质。
Q6
有其他的酒庄仿照你们采用“Baie par Baie 逐粒修梗”的方法吗?
是的,有一些酒庄也尝试过使用这种方法,但是我想他们都放弃了,因为这种方式实在是太费时费力了。“Baie Par Baie”需要将整串采收下来的葡萄拿在手中,用工具一颗一颗剪下来,保留连接着果实的细梗,除去较粗的部分。这样既能避免果梗可能有缺陷的单宁,又可以确保果实完美不受损。要想装满一个橡木桶,需要雇请30个人工作一整天才能完成。
07
采用逐粒修梗方式的Corton酒款陈年潜力如何,更推荐现在就打开享用还是熟化更长的时间?
酒款的状态与年份息息相关,尤其对于2018年份的酒款,目前的表现还比较封闭,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熟化。如果需要现在开瓶享用,需要提前很长时间打开来醒酒,至少4-5小时。如果是我的话,甚至会提前一天打开来醒酒。对于2019年份的酒款我感到非常骄傲,它非常好的展现出了风土的特点,明亮的红色水果香气,奔放诱人的花香与复杂的层次感,叫人一喝就非常难忘。对2020年份的评价还为时尚早,但也是一个很好的很平衡的年份,我也已经迫不及待地期待着它的表现。
Q8

酒庄来自博若莱特级园Brouilly的酒款芳香迷人,好像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佳美葡萄酒?

产这款酒的佳美葡萄是我们从一个好朋友的葡萄园收购的,2016年第一年开始酿造这款酒的时候遭遇了非常严重的春季霜冻,导致我们损失了80%的产量,最后只产出了2桶。这款酒我们没有采用典型的二氧化碳浸渍法来生产,可以说是更严肃、更成熟的佳美葡萄酒。我们使用类似于发酵黑皮诺的方式,使用野生的天然酵母,之后进入橡木桶。我们希望它芳香纯净,带有一点细腻的单宁感。

Q9

近年来的气候变暖对酒庄有怎样的影响呢?

目前,勃艮第产区全年的平均温度已经达到了14-15度,尤其对于我最喜欢的葡萄品种黑皮诺来说,这个温度已经太热了。同样,对于白葡萄品种霞多丽来说,平均温度的提高会对它的酸度,复杂度,平衡度等方面都造成影响。
未来,气候变化对于我们来说将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情。目前我们已经采用了一些方法来应对这些变化。例如,我们会仿照南法等天气炎热的产区,对葡萄藤的树冠的角度做出调整,来适应光照强度的变化。另外,我们也在培育黑皮诺的一些变种,选出更加温度耐受的品系来解决这个问题。总之,我们需要尽可能快地去调整和适应这一变化,很可能15年之后,黑皮诺将不再适合勃艮第的气候,导致我们必须转向其他的葡萄品种。
小编的话
Pierre-Olivier Garcia最近正在忙于新年份的灌装,他也与我们说在酒庄的工作非常辛苦,365天有350天都在工作,每天16个小时,照看葡萄园、整理酒窖、招待访客、处理销售和出口事务等等。面对镜头有一点害羞的他,对葡萄园充满热忱的他,在勃艮第挑战逐粒精选的他,就这样将自己的青春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葡萄酒是被装瓶的诗歌(Wine is bottled poetry)。

——苏格兰诗人、散文家、作家 Robert Louis Stevenson

亚历士赞歌酒庄(Maison Les Alexandrins)的名字来源于法语词Les Alexandrins”,是亚历山大体的意思,这是法国格律诗中的一种常用诗体,又称十二音节诗歌体。

用亚历山大体诗歌命名酒庄,是因为葡萄酒像诗歌一样,可以为品鉴者带来了与众不同的体验,每一口都充满了感情,仿佛让人瞥见一段虽然有限,但却神秘、丰富的人生。

本次采访,我们邀请到了亚历士赞歌酒庄庄主和创始人Nicolas Jaboulet先生,与我们一起分享酒庄背后的故事。

 

ABOUT NICOLAS JABOULET

Nicolas Jaboulet出生在酿酒世家,北罗纳河谷大名鼎鼎的嘉伯乐酒庄(Domaine Paul Jaboulet Ainé)是Antoine Jaboulet在1834年创建,Nicolas是家族的第六代传人。

Nicolas从1997年起就在家族企业工作,2006年酒庄被卖掉后,他依然担任市场营销和出口经理直到2009年,并在2007年与南罗纳河谷的佩兰家族合作创立了贸易公司Maison Nicolas Perrin。

自2012年起,Nicolas开始与Alexandre Caso和Guillaume Sorrel合作经营他们自己的葡萄酒贸易,并在2017年完成了收购,亚力士赞歌酒庄(Domaine Les Alexandrins)就此诞生。

 

Q1

可以给我们讲讲酒庄成立的故事吗?

除了我之外,酒庄还有两位合作伙伴Guillaume Sorrel和Alexandre Caso。我们三人所追求的目标非常一致,那就是酿造纯粹的、突出果香的、具有独特风土特点的葡萄酒。

酿酒师Guillaume Sorrel同样出生在酿酒世家,是艾米塔基产区(Hermitage)索格尔酒庄(Domaine Sorrel)第四代继承人。

栽培师Alexandre Caso专注于葡萄园中的工作,他是北罗纳河著名的葡萄栽培和葡萄酒风土专家,为顶级酒庄做咨询顾问超过20年。

Nicolas Jaboulet, Guillaume Sorrel和Alexandre Caso三人

 

Q2

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新酒窖的情况吗?

2019年,我们位于Tain-l'Hermitage小镇的新酒窖正式落成,内部非常漂亮。同时,我们也增添了一些新的设备,比如新的压榨机和混凝土发酵罐。

在过去多年来的的酿酒探索中,我们发现西拉葡萄非常适合在混凝土发酵罐中发酵,因为混凝土对于温度的改变比较缓慢,使用了这项技术发酵会更加柔和。酒精发酵结束后我们会将酒液转移到橡木桶中陈酿,增加一些复杂性。

 

Q3

大家都对酒窖中这个吸引眼球的设备非常感兴趣,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我们的酒窖的中央有一个这样的蛋形发酵罐,专门用于发酵白葡萄酒。由于这种特殊形状的设计,酒液在发酵产生气体的过程中,压力会使得酒液自动在蛋形发酵罐中不断循环,白葡萄酒的酒泥在循环中自然地浮起再沉降,充分地与酒液进行接触。

这种蛋形发酵罐是近10-15年出现的一项新技术,它在勃艮第地区生产,发酵过程不再需要人工搅桶就可以增多酒液与酒泥的接触,非常方便。

▲亚历士赞歌新酒窖中的混凝土蛋形发酵罐

 

Q4

您认为北罗纳河谷的葡萄酒与南罗纳河谷相比,有什么独特性吗?

首先,北罗纳河谷的产量很少,所有产区的产量大概只与南罗教皇新堡一个产区的产量差不多。北罗纳河谷产区非常狭长,南北长70千米,但宽度只有2千米,葡萄园坐落在陡峭的山坡上。其中,艾米塔基产区一共只有2025家葡萄种植户,所以也会有人把北罗纳河谷与勃艮第做类比。

第二,北罗纳河谷种植的葡萄品种非常有限。西拉是北罗纳河谷唯一允许种植的法定红葡萄品种,代表性的白葡萄品种是维欧尼(Viognier)。而南部的葡萄品种非常丰富,例如著名的GSM混酿,即歌海娜、西拉、慕合怀特三者的混酿。

第三,我们的土壤非常不同。北罗纳河谷共有三种不一样的土壤:分别是花岗岩(Granite),沙土(Sand)和冲击土(Alluvium)。土壤会给葡萄酒的风格带来不一样的影响。花岗岩的质地很硬,会给葡萄酒加深颜色,带来酸度和矿物感。沙土很软,适合白葡萄的种植,会让葡萄的根系不断向下发展。而冲积土则有些类似教皇新堡的土壤,它们会在白天会吸收阳光带来的热量,晚上再缓慢地释放出这些热量。

 

Q5

关于葡萄园,酒庄有什么新的计划和安排吗?

目前,我们一共有20,000公顷的葡萄园,大部分位于科罗佐-艾米塔基(Crozes Hermitage)和圣约瑟夫(Saint Joseph)产区。3年前我们收购了一片葡萄园种植西拉葡萄,2021年还会有新的项目在罗蒂丘(Cote Rotie)主要种植北罗纳河谷的特色白葡萄品种玛萨妮(Marsanne)和瑚珊(Roussane)。

2018年开始,我们开始将生物动力法引入葡萄园,获取认证共需要4年的时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将会在2022年取得生物动力认证。

 

 

Q6

2020年葡萄采收的情况怎么样?

这里主要受到大陆性气候的影响,夏季干热,冬天也会很冷,最近的天气在零下三四度左右。

2020年我们经历了酷热和干旱的一年,从4月到9月几乎没有降雨,葡萄园变得几乎像沙漠一样。幸运的是,晚上不是太热,偶尔的阵雨和晨露让葡萄藤有所恢复。采摘从每天早上6点开始,采下后的葡萄立即存放在一辆冷藏的卡车上,使其温度保持在5-6℃。

无论如何,在经历了两个艰难的年份之后,2020年份的葡萄酒终于回归了更加典型的北罗纳河谷风格。

 

Q7

您认为亚历士赞歌的葡萄酒适合搭配中餐吗?

当然,比如我们的白葡萄酒维欧尼。维欧尼是芳香葡萄品种,它在冷一些的产区会展现出非常迷人的矿物特性,呈现白桃、杏、一点点荔枝的芬芳香气,可以搭配开胃菜、海鲜,也适合搭配辣味的中餐。

 

小编的话

亚历士赞歌酒庄是三位酿酒世家子弟强强联手的合作故事。凭借悠久的家族传承,他们对于罗纳河谷的风土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同时,他们也从来没有停下脚步,学习先进技术,在追求梦想的路上不断前进着。

采访中Nicolas反复提到,北罗纳河谷拥有很多产区由于其非比寻常的风土,他们希望能够酿造北罗河具有代表性的葡萄酒。多年来坚守在自己深爱的热土,我们确实会被这份激情与热忱打动,认真走近他们谱写的这一曲葡萄酒赞歌。

11月底12月初的新西兰已经悄然进入夏天,阳光透过澄澈湛蓝的天空照向葡萄园,葡萄生长非常迅速,一切都生机勃勃。

这次,我们的采访继续使用视频通话的方式与新天地酒园首席酿酒师Helen Masters女士对话并且共同品鉴。新西兰北岛南部马丁堡(Martinborough)产区的美丽风景带着我们一起放慢了生活的节奏,享受自然带来的纯粹快乐。

ABOUT HELEN MASTERS

Helen Masters于1995年毕业于新西兰梅西大学,获取了食品技术荣誉学位,先后在新西兰和美国从事葡萄酒酿造工作,于2003年加入新天地酒园担任首席酿酒师,并承担酒庄在国际市场的推广工作。

她非常重视葡萄园和酒庄的可持续发展,是新天地酒园ISO14001环境认证计划的忠实拥护者。2019年,她被《Gourmet Traveller》葡萄酒杂志授予了新西兰年度酿酒师奖。

▲Helen Masters远程接受美夏的视频采访

 

Q1

可以给我们讲讲Ata Rangi这个名字的来历吗?

酒庄名字Ata Rangi来自于新西兰土著的毛利语,意思是“新的开始”,我觉得这个名字非常好,与酒庄想要传达的理念非常相配。

1980年,新天地酒园创始人Clive Paton在新西兰怀拉拉帕的马丁堡买下了一块5公顷的葡萄园,开启了这方天地。其实对于酒庄来说,每一个年份葡萄园都会迎来新的开始,因为每个年份都是不可复制的,如此周而复始。

 

Q2

对于中国的消费者来说,新西兰的马丁堡可能不如马尔堡那么熟悉,可以向我们介绍一下新天地酒园所在的马丁堡产区有什么独特的优势吗?

通过地图,我们可以看到马丁堡产区位于新西兰北岛的南端,距离首府惠灵顿约一小时的车程,与南岛的马尔堡产区隔海相望。

马丁堡位于三面环抱的山谷之中,南面直接面向着太平洋,是新西兰北岛风力大且非常干燥的地方。这里葡萄的生长期长,昼夜温差较大,葡萄在开花时风大,因授粉不完全导致产量受到天然控制,因而果实的风味十足。

▲马丁堡产区和新西兰首府惠灵顿的地形图

 

Q3

酒庄采用有机的种植方式,您认为这些做法对酒款的品质会产生哪些积极影响呢?

2014年起,新天地酒园获得了完全的有机认证。我们会使用很多酿造葡萄酒的副产品生产天然肥料,如葡萄茎、葡萄皮、葡萄籽、酵母酒泥等等。

冬天的时候,我们还会让绵羊进入葡萄园,让他们吃掉行间的杂草。而且我们会每隔十行葡萄树,种上一些野花,从而为土壤补充一些其他养分。我们也因此不需要使用杀虫剂,因为它们开花的时候会吸引一种特殊的黄蜂,这种黄蜂是葡萄园害虫的天敌。

▲新天地酒园葡萄园内种植的野花

我在这里工作的17年,见证了天气干旱或潮湿给葡萄酒带来的差异。也正是由于我们采用有机的种植方式,所以要更加注重葡萄园的工作。它们至关重要,因为葡萄的品质一旦受到天气的影响,就会让这个年份丧失生命力。

▲为了防止鸟类啄食,葡萄转色后就需要覆网保护

 

Q4

酒庄一直都非常推崇葡萄园的可持续发展方式请问新天地酒园有什么特别的做法吗?

新天地酒园是新西兰可持续葡萄栽培认证(SWNZ)的创始酒庄之一,我们的注册号是8,而现在新西兰已经有98%的酒庄加入了这一认证。

此外,新天地酒园是世界上为数不多获得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的酒庄之一,表明酒庄在环境管理方面达到了国际水平,在生产过程以及各项活动中的各类污染物的控制达标。

酒庄的能源利用非常集中,尤其是采收季,三年前酒庄在酒窖建筑的屋顶上安装了近140块太阳能电池板,从而充分利用产区日照时间长的优势,基本可以在白天为酒庄提供所需的全部能源。

▲酒窖屋顶上安装的近140块太阳能电池板

 

Q5

您认为影响葡萄酒风土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呢?

我认为是我们的每一个成员,不仅仅是酿酒师,也包括所有葡萄园的工作人员。人的作用非常重要,是我们决定了如何构建葡萄园,如何管理葡萄的叶幕,如何选择砧木等等。

其实,全世界酿酒师的工作大多是雷同的,然而不同的产区和风土却带来完全不同的葡萄酒,我们需要做的更多是发现它们,帮助它们表现出自己的个性,真的非常有趣。

 

Q6

新天地酒园的长相思采用了什么独特的酿造方式?

2014年开始,我创新地使用了带皮发酵的方式来酿造长相思,正是因为我发现马丁堡产区葡萄果实的酸度非常充分,带有非常多柑橘类果实、柠檬草、白桃、肉桂等复杂的味道,这些风味很多都来自于葡萄皮,所以我想尽可能多的保留这些香气。

我想做的不仅仅是简单果味的葡萄酒,而是复杂迷人、清爽美妙的干型长相思——10%的葡萄带皮发酵8周,5%的葡萄整串发酵4周,其中至少40%在橡木桶中发酵,它们复杂地编织在一起,我想尽可能地发挥出每一串葡萄的潜力。

2019年新年份的这款酒我们将它命名为Te Wā,是毛利语中“时间和空间”的意思。它与我们熟悉的法语词Terrior非常相似,可能是当时法国殖民者帮毛利人记录了他们的语言,因此借用了一些相似的词汇。

 

Q7

您认为新天地酒园黑皮诺的陈年潜力如何呢?

前一段时间,我们在酒庄举办了一场垂直年份的品鉴会,其中我们使用的最老年份是1990年,也就是距今30年前的年份,表现仍旧十分可靠。另外,几个月前在一场葡萄酒晚宴上我们使用了2001年的黑皮诺,也是非常优秀的年份。总体来说,我认为我们的酒款有15-20年左右的陈年潜力。

 

Q8

中国的消费者非常喜欢绯红黑皮诺酒标背后的故事,这个植物保护项目现在进行的怎么样呢?

创始人Clive Paton是一名忠实的环保主义者,在过去的18年里,Clive和Phyll夫妇种植了超过7万棵树。“绯红计划(Project Crimson)”由新西兰的一家环保慈善机构发起,新天地酒园也一直通过绯红黑皮诺酒款的销售对项目持续进行资助。

这个项目关注两种新西兰濒临灭绝的红花树种的保护工作,分别叫做rata和pohutukawa树,它们可以开出美丽的红色花朵,也是新西兰特有的“圣诞树”,在这里提前祝中国的朋友们圣诞快乐!

 

小编的话

采访过程中,我们与Helen Masters聊到了她在新天地酒园工作的感受,在这里已经17年,她开玩笑地说自己仍旧年轻,却也这样无悔地将青春全情奉献。我们真实地感受到她对葡萄园的热爱和用心,以及女性酿酒师对于酿造工艺的细腻把控。

Helen也与我们分享,往年酒庄会欢迎很多持有新西兰打工旅行签证(Working Holiday)的年轻国际游客参与到采收之中,并且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很多品鉴活动也都只能延迟举行。

我们想要去新天地酒园度假的心绪早已无处安放,真心希望一切都可以早日恢复正常。相信读过本文之后的你对酒庄和酿酒师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如果还有什么想法和其他想要知道的问题,都欢迎在下方留言给我们哦!

正值11月底,是南半球葡萄树开花的季节,飞腾酒庄酿酒师Blair Walter先生在镜头前展示着葡萄园的美景,接受我们的采访。湛蓝的天空,几丝随意摆在空中的云,阳光从镜头面前闪耀而过,如此美好的新西兰让人无比向往。

▲飞腾酒庄发来的葡萄园风景

飞腾酒庄(Felton Road)创立于1991年,位于新西兰南岛最南边的葡萄酒产区——中奥塔哥(Central Otago)。晴朗的白天、凉爽的夜晚以及干燥漫长的秋季,使得这里出产高质量的黑皮诺、霞多丽和雷司令葡萄酒。酒庄使用人工采收葡萄果实,每个葡萄园的地块都独立采收和酿造,酒厂也以特殊三层楼重力流动的理念设计而成。

▲Blair Walter远程接受美夏的视频采访

 

ABOUT BLAIR WALTER

Blair Walter在林肯大学获得园艺科学一级荣誉学位后,继续于美国俄勒冈州州立大学学习,参与了那里的葡萄种植项目并加入葡萄酒感官评定委员会。有着在新西兰、澳洲、俄勒冈州、纳帕谷及勃艮第等多地的葡萄种植经验和酿酒经验。

他于1996年加入飞腾酒庄,目前担任飞腾酒庄首席酿酒师,也是酒庄的所有者之一。他崇尚自然的酿酒原则,坚持以简单温和的地方式酿酒,尽可能减少人工干预。

 

Q1

飞腾酒庄网站主页的设计是一本打开的书,让人立刻感受到酒庄与众不同的生产理念,不知道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呢?

这个想法来自于目前酒庄的庄主Nigel Greening,他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人,总是会通过不同的角度看待各种问题。事实上这个网站在十几年前就开始使用,它的首页会展示在生物动力法日历中,访问网站时的日期是花日、果日、叶日或者根日。

另外,酒庄虽然非常重视风土对于葡萄酒品质的影响,但我们更珍视的部分是在这里的人。在酒庄工作的每一个员工,创造出了这所有的可能性,所以打开网站可以看到每一个成员的照片。我们希望大家能够感受到团队的温暖,事实上20多年来很多忠实的消费者都成为了我们的好朋友。

 

Q2

飞腾酒庄上一个酿造季怎么样?是否受到了Covid-19的影响呢?

葡萄的采收工作大约始于每年的四月初,2020年的采收确实和以往的年份有一些不一样,不过我们还是度过了非常欢乐的时光。

葡萄采收小队分为两个小组分开进行保证安全,酿酒团队的5个人在酒庄连续呆了6-7周,不与外面的成员接触。非常幸运的是,我们团队中有一位来自纽约的年轻厨师,所以我们每天都可以享受到很好的午餐,还可以一起盲品葡萄酒!

▲飞腾酒庄2020年采收团队的合影

每年我们都会为这一年份设计独特的采收T恤,今年的黑色T恤上印制了新西兰的地图和毛利语词汇AOTEAROA(意思是长白云之乡),并在旁边添加了关于Covid-19的小字,纪念这个特殊的年份。

有趣的是,今年酒款销售的情况还是非常好的,尤其对于新西兰当地的人来说,由于旅行受限,所以节省下来的钱可以用来享受更好的葡萄酒!

 

Q3

近年来,有机葡萄酒、生物动力葡萄酒在中国越来越流行,您认为这些做法对葡萄酒的品质会产生哪些积极影响呢?

飞腾酒庄葡萄园的耕作和照料全部以有机的方式进行,尽量少的使用化学肥料、杀虫剂, 采用生物防治法来控制病虫害,让葡萄树生长得更健康。

▲使用牛粪塞入牛角制作的生物动力学制剂

生物动力法也非常有趣,可以说仿佛使用了哈利·波特般的酿酒魔法。飞腾有一个叫做巫毒休息室(The Voodoo Lounge)的神秘空间,是我们制作和储存生物动力学制剂的地方。

经过酒庄20年的实践,我们也在慢慢理解生物动力法带来的具体影响,非常有趣。也有越来越多来自欧洲的年轻酿酒师在新西兰的酿造季来到这里交流学习。

 

Q4

酒庄使用的葡萄品种基本上以国际品种为主,请问这些品种如何能体现出新西兰或者中奥塔哥产区的优势呢?

种植国际品种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新西兰人口稀少,所以酒庄的销售很大部分依赖出口,我们需要让酒款被全世界的消费者所接受。

中奥塔哥(Central Otago)纬度很低,刚刚好可以使黑皮诺葡萄成熟,这里崎岖不平的地貌造就了黑皮诺葡萄酒结实的个性。现在,中奥塔哥已成为了优质黑皮诺葡萄酒产地的代名词。

目前,飞腾酒庄共有32公顷的葡萄园,第一座葡萄园艾姆斯园(Elms)于1992年开始种植,一半以上种植黑皮诺,其它种植霞多丽和雷司令。科尼希(Cornish Point)和卡佛特(Calvert)葡萄园全部种植黑皮诺。

 

Q5

这个问题可能非常难回答,请问您个人最喜欢飞腾酒庄的哪一款酒呢?

我想应该会是这款飞腾伯乐三黑皮诺红葡萄酒(Felton Road Block 3 Central Otago Pinot Noir)。Block 3位于艾姆斯园中心一处朝北的缓坡上,深厚的冰川土中同时散布着一些石灰质的土壤,我都十分喜欢。选择Block 3其实也带有一些个人感情的因素,因为我刚来到飞腾酒庄工作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相对来说,Block 5不偏不倚,是典型新西兰黑皮诺的表达;而Block 3更具个性,紧实的土壤给酒款带有碾碎的草本植物,树莓和黑巧克力味,凝练而不失剔透,有力而不突兀。

有意思的是,随着卡佛特葡萄园的树龄不断增长,酒款的品质越来越接近Block 3,我相信十年后会有更好的表达。

 

小编的话

在今年这个非常的时刻,我们使用视频通话、远程品鉴的方式与Blair交流。酒庄天然的生态环境让人羡慕,Blair还给我们展示了他座位下方刚刚制作出来的牛皮地毯,并分享了前两日团队在酒庄一起享用的牛排盛宴。他可爱而温暖的笑容也感染着我们,一同走进飞腾酒庄的世界。

读完这篇文章之后你有什么新收获吗?欢迎留言给我们提出更多关于飞腾酒庄的问题,我们也会把大家的反馈转达给庄主和酿酒师哦。

(2020年11月6日,上海)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已在上海国家会议中心拉开帷幕,作为澳大利亚饮品零售商Endeavour集团旗下重要的葡萄酒品牌,这是德灵酒庄第三次亮相进博会。

累积了130多年的酿酒历史,德灵酒庄名字的来源是由于现在酒庄的位置曾是旧时巴罗萨产区中心的德灵火车站(Dorrien Station)的坐落之处,为当时在巴罗萨出产的众多美酒佳酿,缔造着筑梦世界的起点。

今年,在第三届进博会上,德灵酒庄“BIN系列”“巴罗萨系列”首次正式亮相中国市场,在这个秋天带来南澳经典产区巴罗萨的美妙风土。德灵酒庄全新的品牌标志灵感来源于德灵火车站的轨道交界,同时代表着两颗心的无限联结,寄予了德灵酒庄通过匠心佳酿能与消费者“心心相印”,创造生活中美好的时刻的希望。

德灵酒庄BIN系列自1988年酿造至今,德灵酒庄坚持甄选来自南澳优秀的小批量葡萄,展现澳大利亚赤霞珠、设拉子、夏多内三个葡萄品种的纯粹风味。

德灵酒庄巴罗萨系列则展现了巴罗萨谷明星葡萄品种—设拉子(Shiraz)的优秀品质。匠心酿造,酿酒师通过此系列酒款传达出不同地块的独有风土,向澳洲葡萄酒产区历史渊源的巴罗萨谷致敬!

新品发布会上,美夏国际酒业中国区总经理杨祖琛先生与嘉宾共同拿起德灵葡萄酒,将充满着生命力的酒液注入德灵Logo的启动装置,承载着对德灵酒庄BIN系列及巴罗萨系列在中国市场未来表现的期望和信心。

德灵酒庄位于知名酒乡巴罗萨谷(Barossa Valley),目前已经成长为澳洲头部葡萄酒生产商,每年葡萄采收量达14,000吨,葡萄酒年产量7,000万升。坚守着“从心而酿”的理念,被澳洲著名酒评家詹姆斯·哈利德(James Halliday)评为澳洲红五星酒庄。德灵酒庄出产的葡萄酒产品已累计荣获超过60个特级(Trophy)奖章超过350个金奖

▲11月6日进博会,德灵酒庄新品发布会现场

Barossa Valley · Parish Grounds Shiraz 2017

巴罗萨谷·圣土设拉子 2017

圣土设拉子代表着巴罗萨谷的风格个性。欧洲移民者最初来到这里时,开垦了早期的葡萄园,生产这款葡萄酒的几个小批量葡萄园星星点点地坐落在巴罗萨谷众多古老的教堂旁。2017年圣土设拉子口感馥郁,带有成熟黑色水果、李子、巧克力的香气,单宁如丝滑般精致优雅,余味悠长,绵绵不绝。

目前,德灵酒庄的葡萄酒已经在中国全国拥有400多家餐饮和酒店合作伙伴,由美夏国际酒业独家代理,分销覆盖至62座城市,在全国200多家零售门店均有销售。

德灵酒庄选择与美夏国际酒业的合作,也是因为美夏在中国市场多年耕耘的实力,和拥有完善的物流和多渠道分销的布局,希望能够在经销、餐饮、零售、电商等多渠道进一步拓展中国市场。

保罗·德雷珀(Paul Draper)今年84岁,他在80岁的时候正式宣布退休,这意味着他将近半个世纪的职业酿酒生涯中有47年都奉献给了位于美国加州的瑞园(Ridge Vineyards)
▲Paul Draper与他的爱犬在酒庄
他在江湖上的传说,不仅是因为他的1971年份丽山(Monte Bello)混酿曾在著名的巴黎盲品会中获得了国际声誉(1976年盲品排名第五,2006年30周年后的复赛更是击败所有名庄登顶),更是因为他在复兴加州重要品种金粉黛(Zinfandel)的过程中起到的决定性作用。
美夏Summergate非常高兴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与Paul Draper先生对话,向他提出了6个非常精彩的问题,随着他这50年来对于酿造、自然和人生的理解,一起走近瑞园的精彩故事。

  人 物 经 历 简 介  

保罗·德雷珀(Paul Draper)在芝加哥郊区巴林顿附近,一个80英亩的农场中长大。从乔特高中毕业,获得斯坦福大学哲学学位后,他在意大利北部生活了两年。随后,他继续在巴黎大学学习,并在法国各地旅行。在意大利和法国,他持续探索和学习着传统的酿酒方法。在60年代中期,他和一位密友在智利沿海地区建立了一个小酒厂,生产了几个年份的老藤赤霞珠葡萄酒。1969年,他加入了瑞园。此后,一直与妻子,钢琴家兼作家 Maureen McCarthy Draper,居住在瑞园的丽山葡萄园。
▲1971年,Ridge创始人之一Dave Bennion与Paul Draper在酒庄

Q1 问题一

在您看来,瑞园葡萄酒与众不同的三个因素是什么呢?

首先,我会把这个“与众不同”的概念定义在加利福尼亚或新世界的国家。从1920到1933年美国度过了一段禁酒令的时间,所以我们传统的酿酒过程被迫中断了。在1920年之前,加州的酿酒工艺相当传统,与欧洲几个世纪以来发展起来的工艺非常相似。而在禁酒令结束之后,随着酿酒工艺的发展,现代技术占据了主导地位,只有少数人继续沿袭了原始的工艺。我有幸品尝了20世纪30年代使用这样工艺的两款酒。它们非常复杂,显示出了强大的陈年潜力。在我看来,葡萄酒有自己的成长轨迹,我想在加州酿造传统的葡萄酒,瑞园的创始人也希望可以更多地去连结葡萄园。回归传统的酿酒工艺,是我认为瑞园与众不同的第一点,很开心的是这种概念获得了很多肯定,也有越来越多的加州酒庄受到了我们的影响。
第二点我想说的是,我们完全通过品鉴来评判葡萄酒。对于葡萄酒来说,它在酒杯中呈现出的状态尤为重要。瑞园葡萄酒没有固定的配方,酿造过程中的所有决定都是通过品鉴做出的。当然,我们有非常好的实验用于葡萄酒的检测,但实际在酿造过程中的决定,例如是否需要更多地萃取丹宁,选择哪几块土地进行混酿,都是通过盲品得出的。
第三点,我们自愿在所有的标签中列出了所有的工艺和成分清单,以表明酿造一款精致、风土环境驱动的葡萄酒所需要的干预是多么的少。详细地写出酿造过程中所有原料和辅料,表明我们一定要做到足够精确,也是对我们
产品的一种自信的表现,在加州甚至在美国都很少有酒庄可以做到这一点。
▲每个年份的标签中都会详细列出酿造工艺和所有原料(图样)

Q2 问题二

您认为近些年来的气候变化对瑞园有影响吗?

可持续和有机农业对葡萄酒有积极的影响吗?

在丽山葡萄园(Monte Bello),答案是几乎没有改变。在勃艮第或者皮埃蒙特等地区,在15-20年内,由于气候变暖,酒精度可能会平均增加2-3°。但我们葡萄园的气温几乎没有太大改变,我们有东面来自旧金山的湾凉爽空气和西面来自太平洋的影响,葡萄园的海拔较高(在400米到800米之间),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的更多是雾天,也是偏凉爽的影响。
对于问题的第二部分,我的回答当然是肯定的,有机对葡萄的质量有很大的影响,比如我们会采用天然酵母菌和乳酸菌,使用有机的混合肥,不使用化学杀虫剂等等。但要注意的是,与葡萄和葡萄树的健康相关的一定要是“真正的有机”,需要时刻关注和理解葡萄树、土壤以及微生物,在整个生产的过程中密切观察它们。如果没有这些,我可能会仅仅把它看作是采用有机理念生产的产品。

Q3 问题三

瑞园葡萄酒的品质证明了“前工业酿酒”的哲学。

在行业内,是否有志同道合的酿酒人来联合推广这一理念呢?

正如我前面所提及的那样,我们希望回归到19世纪——工业化酿酒诞生之前的酿酒哲学。但在行业内,推广技术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大部分酿酒师都已经拥有了一套自己独特的方法,也许一些还处于探索阶段的年轻酿酒师,对于接受新的方式会更开放。我希望品尝过我们的葡萄酒的酿酒师,会觉得这些葡萄酒很有趣,开始研究它们的不同之处,并激励他们做出更好的葡萄酒。
▲2013年,Paul先生与瑞园酿酒师团队的合影

Q4 问题四

金粉黛是一个在加州有着悠久历史的葡萄品种,您是如何看待这个品种在其他市场的发展,尤其是中国市场呢?

金粉黛葡萄的历史比赤霞珠长很多,在欧洲被称为“Primitivo”的葡萄于19世纪20年代从维也纳首次被带到美国。10年后,金粉黛葡萄在加州生根发芽,并于19世纪50年代成为美国最广泛种植的葡萄品种。关于如何展示和传播它,我相信是葡萄酒教育,美夏一直以来也非常重视这一点。所以如果消费者能有机会品尝到我们非常好的金粉黛葡萄酒,就可以更好地体会到它的美味、复杂与有趣,了解到我们在葡萄园和酿造中倾注的心血,更好地传播它。

Q5 问题五

你会如何向葡萄酒小白介绍瑞园丽山红葡萄酒?

是什么让它如此特别呢?

丽山红葡萄酒是一支非常复杂的葡萄酒,它拥有丰富的酒体,充足的酸度。在采收前,我们会不断在所有的地块取样,观察它们成熟的程度,决定在恰当的时间点采收,保证葡萄成熟且不会过熟,凉爽的气候可以保证葡萄酒的酸度。
第二点,我想说土壤可以带来很好的矿物特性,加州非常特殊的绿石土给我们的酒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酒款在年轻的时候是否平易近人。由于我们已经做到了足够的平衡,所以即使是颇具陈年潜力和复杂浓郁的酒款,在年轻时候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平衡感。

Q6 问题六

如果你可以选择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酿酒,你会选在哪里,为什么?

我有时候也会想到这个问题,真的非常难以抉择,我可能会给出很多个答案。意大利的皮埃蒙特可能会是我的第一选择,因为我有好朋友在那里,并且我年轻的时候就第一次爱上了意大利的美食美酒。我尤其羡慕意大利传统的酿酒师,看他们如何陈酿,如何提升酒款的复杂度。我希望我能在意大利有一个生产精品酒的小酒庄,它可以非常小。葡萄园坐落在很好的位置,我想种内比奥罗(Nebbiolo),生产巴罗洛葡萄酒,也许在周围再种上一些我非常喜欢的多姿桃(Dolcetto)。另外,如果在世界各地再找一个地方的话,我想选择新西兰南岛的北海岸,在那里远眺着北岛的山峰,回头看到南岛的雪山,我被葡萄园环绕着,周围可能有一些苹果树,距离水源很近,异常美丽。我没有想过我会酿造什么样的酒,我相信在这样的美景中工作可以有新的灵感,这会是我的一个小梦想。
我们不再过多提及Paul Draper的江湖地位与他获得的那些大奖,而是通过采访的形式,带领大家一起对话这位可爱且充满智慧的酿酒师,近距离地感受行业内传奇缔造者的大师风范。他对于酿酒过程中的严谨、科学与精确有着近乎苛刻的执着追求,让人不得不钦佩。而他那份对葡萄园的热忱,尤其令人动容。阅读这篇采访稿之后的你有什么新收获吗?欢迎大家留下其他关于瑞园(Ridge Vinyards)你感兴趣的问题,将有机会直接转达给Paul Draper本人哦!欢迎在留言区和我们一起讨论吧!

隽永经典,传奇再续

Timeless Excellence

宝禄爵“温斯顿·丘吉尔爵士”2009年份品鉴会

2020年9月16日,由美夏国际酒业主办的宝禄爵丘吉尔爵士特酿香槟2009新年份发布品鉴会于上海镛舍酒店Café Gray Deluxe顺利举行,为嘉宾们带来一场绝妙的香槟体验。30余位专业侍酒师、葡萄酒爱好者、行业媒体人共聚,跟随美夏走近这个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爵士毕生挚爱的香槟品牌,品鉴了4款宝禄爵香槟,一起了解新发布09年份“宝禄爵丘吉尔爵士特酿香槟”背后的精彩故事。

宝禄爵香槟与丘吉尔爵士的结缘于1944年。二战后期巴黎解放不久,在驻法英国大使举办的一个正式午宴上,奢华的1928年宝禄爵年份香槟耀眼夺目。宝禄爵家族第四代掌门的夫人美丽的奥德特(Odette Pol-Roger)女士,和当时的英国首相丘吉尔都受邀参加午宴,彼此一见投缘,两个家族的友谊自此开始,至今两个家族间仍保持着很好的关系。
据说丘吉尔一生至少买了25000 瓶香槟,气得他太太 Clementine 留下了“不准再买香槟了!”的字条。这样一位阅瓶无数的狂热的香槟爱好者曾公开表示 44 Avenue de Champagne(宝禄爵香槟酒窖的地址)是“全世界令人向往的地方”。在他生命最后的十年中,足足买了 500 箱宝禄爵的香槟,足见他对宝禄爵的钟情程度。有奖问答的互动环节为我们的品鉴会带来一个小高潮,来自酒圈的意见领袖Julie奥黛丽够本和侍酒师画报的创始人James也提出了几个有趣的香槟问题。

活动接近尾声,Matteo还为我们送来了一份来自香槟区的惊喜——宝禄爵家族成员Huber de Billy先生的视频电话,嘉宾们和他积极互动,讨论起香槟区葡萄今年采收的情况。

品鉴会在温暖的氛围中结束了,嘉宾们一起度过了下午美好的时光。温斯顿·丘吉尔的热爱为宝禄爵增添了耀眼的光彩,而以他的命名的特酿也这样成为了酒庄杰出的酒款,如此令人难忘。

宝禄爵香槟品鉴酒单

宝禄爵珍藏天然型香槟

宝禄爵纯天然香槟

宝禄爵桃红年份香槟 2012

 宝禄爵丘吉尔爵士特酿香槟 2009

Designed and Developed by Metric Design Studio
crosschevron-down